金钥匙高手论坛|金钥匙高手论坛六码

热门关键词: 金钥匙高手论坛,金钥匙高手论坛六码

金钥匙高手论坛您自己是或不是高出在这里查令

伦敦的查令十字街Charing Cross Road, 本是市中心一条普通的街区,周围游人如织的特拉法加广场,莱斯特广场,伦敦唐人街,围堵着这条充满了旧书店的不起眼的小街道,只有喜欢书,痴迷于纸质书并希望自己的生命也能从书中衍生无限遐想的人,才会将这里——查令十字街84号,作为终生景仰的圣地。 这里发生过一段长达20年的美国读者与伦敦书店的交往故事。纽约的海莲·汉芙小姐,从杂志上看到查令十字街84号Marks & Co书店的广告,开始写信购买旧书,书店老板弗兰克·德尔总是想尽办法找到汉芙所要的旧书。 汉芙是一位以写电视和舞台剧本为生的自由撰稿人,生活拮据,终生未婚,小资气息甚浓,有时犯嗲,卖萌,但对84号的书店时常出手大方,她为战后供应紧张的伦敦书店朋友寄去火腿、罐头、鸡蛋。她一直想去伦敦,但直到德尔先生去世也未能如愿。后来,她将20年间与查令十字街84号的来往书信出版,这一质朴平淡得几乎毫无高潮的故事却感动了世界上无数爱书的人,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这本书后来被搬上了舞台,又拍成了电影,安东尼·霍普金斯饰演了书店老板德尔。 我手持着译林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,站在伦敦的街头,书的扉页上,贴着英文原文的一张发黄的小纸片:If you happen to pass by 84 Charing Cross Road, kiss it for me! I owe it so much. (如果你碰巧经过查令十字街84号,请代我吻它,我欠它的太多。)我感到汉芙就站在我的身后,还有很多很多人在周围。我在网上查过,得知查令十字街84号的书店已经不在,现在的84号是一家必胜客Pizza Hut餐厅。我没有进店买一份我一直喜欢吃的比萨,而是不停地穿过旁边的马路,好像在寻找一件丢失的宝物。 “诸位先生:今天收到你们寄来的书,斯蒂文森的书真是漂亮。我捧着它,深怕污损它那细致的皮装封面和米黄色的厚实内页。” “弗兰克·德尔!你在干吗?我啥也没收到!你不是在打混吧?利·亨特呢?《牛津英语诗选》呢?《通俗拉丁文圣经》和书呆子约翰·亨利的书呢?我好整以暇,等着这些书来陪我过大斋节,结果你连个影儿也没寄来!” 面对着汉芙小姐的时而兴奋、时而歇斯底里,查令十字街总是以稳重的绅士风格这样作答: “亲爱的海莲:我又迟回您的信了,因为我希望能等到好消息再向您报告。我找到一本萧伯纳与埃伦·特丽的书信集,虽然装帧不特别吸引人,但书品完好。我想这一次还是尽快将书寄给您,因为这是一本颇为抢手的书,等下一本出现恐怕要花一段时日。扣掉书价的二元六十五分,您的账户余额尚余五角。” 汉芙与查令十字街84号的对话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持续了20年。 我们总是这样想:书中的故事都是神奇的、浪漫的、睿智的,而读书的故事往往趋于平淡。读书的浪漫来自书之匮乏,正如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我们捧着手抄本掌灯夜读;八十年代,为了一本新的时髦的书,或者图书馆的孤本,男女同学互相借阅,借书就要还书,一本书至少是两颗朦胧的心的两次碰撞。 汉芙与查令十字街的故事也源于此。我一直不相信纽约竟会是那样的文化沙漠,让汉芙小姐连像样的旧书好书都找不到,直到我真的来到查令十字街,在那些小小的旧书店,从狭窄的楼梯下到地下室,看到墙上贴的温馨的告示:“我们保证每个月都更新藏书”,与那些安静的、虔诚的找书人一起沉浸在书的磁场中时,才感到汉芙小姐20年情结的真正根源。 我在一家小书店的地下室,看到分类清楚的“历史、小说、地理、植物、同性恋研究”等书架,在“诗歌”类别中,我翻到几本很有古董气质的小书,我取下1883年出版的《浮士德》英译本,1914年出版的《布鲁克诗集》,和1947年再版的《华兹华斯诗选》,有些忐忑地来到一楼的收款台,不知这些书能否达到当年汉芙小姐的要求“每本不高于五美元”,盘算着价格高到什么程度会让我把这些可爱的书放回去,收银员打给我的收据是:三本书11英镑。我想,汉芙小姐也会理解60年后这种物价的变化。 现在我要做的,就是在查令十字街上一家安静的咖啡馆,点上一杯咖啡,让这些小书陪伴着度过一个慵懒而充实的下午。 每个人,每个群体,都有一个藏在心底的圣地,如果你喜欢书,喜欢纸质书,痴迷于那种飘着油墨清香的纸张,醉心于在磨损的书角触摸历史的印记,请你来伦敦查令十字街,在84号的旧址,留下刻骨铭心的一吻,让书延续你自己心中那些不朽的浪漫。

在没能和你相遇的时候,

  原作影响

在我们的世界里,也时刻在描绘着自己的孤独,也许人生的追求,就是在摆脱孤独的道路上,寻找心灵的慰藉与那最惊艳的相遇。

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弗兰克所在的“马克斯与科恩书店”,起初在老孔普顿街开业,先后曾移往查令十字街108、106号,最终在一九三〇年迁至查令十字街84号。

寻遍全世界与你相遇

  海伦书信集《查令十字街街84号》,是影片的直接灵感来源,影片过程中焦姣和大牛书信往来的桥段,正是借鉴了纽约女作家海莲·汉芙和一家伦敦马克斯与科恩书店的书商弗兰克·德尔之间20年的书缘。

      繁华世界, 芸芸众生, 人生每一次的相遇都妙不可言, 无论从北京到西雅图,还是澳门到洛杉矶, 几段命运, 几段人生,拉斯维加斯的黑夜没有安静,  伦敦的大笨钟也不曾停止摆动,超越过大半个地球遇到你,这件浪漫美妙的事情,就这样悄然又惊艳的发生了。

电影中一直存在着一条线索,便是那本书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,这是焦娇和大牛故事的开始,也是是这部电影的起源。在《北西2》的首映礼上,片方很有心的把这本书作为礼物送给了每一个到场的人。书里讲的就是一个美国的作家海 莲·汉芙与英国查令十字街84号这个书店的店员书信交流20年的来往信件,与电影中的故事刚好契合起来。看似两个人来来回回充满热情的写信,其实内心却散发着孤独的忧伤。

影片背后真实故事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

     “查令十字街”(Charing Cross Road)是伦敦无与伦比的旧书店一条街,虽然的确贯穿数个“十字路口”,但却无关乎“十字路”。之所以被称为“查令十字”,是因为在十三世纪末,英国爱德华一世在位期间,为悼念其爱妻埃莉诺王后,而在其死后出殡沿途架设的十二座石造十字架得名。

人在漂泊  心在流浪

1997年4月9日,海莲·汉芙在美国家中去世,享年81岁,终身未嫁。

爱是人生疲惫生活的美好梦

    马克斯与科恩书店除了经营一般的古旧书籍外,其对狄更斯相关书籍收罗之丰沛,当时无其他书店能及,遗憾的是,在一九七七年,该书店因主事者陆续亡故而歇业。其店面后来一度由“柯芬园唱片行”承接。现在店门口外仍镶着一面铜铸圆牌,上头镌着:“查令十字街84号,因海莲·汉芙的书而举世闻名的马克斯与科恩书店原址。”

能有你这样的人存在于我的心尖,

  女作家海伦住在纽约,她常常为自己不能买到所需的珍稀图书而沮丧。偶然,她在一本杂志上发现一则来自一家英国旧书店刊登的广告,便抱着试探的心态给这家位于伦敦查令十字街84号的马克书店老板写了书单。很快,马克书店给了她一个超乎想象的惊喜:她买到了自己一直苦苦寻找的珍品书籍,并且还获得了德尔对书籍珍本的诚意推荐。

人, 生来孤独

查令十字街84号

 

 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, 人生饱经沧桑,颠簸流离,没遇到你之前,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, 有一天因为另一个懂你的灵魂出现, 不同的生活空间,不同的命运,各自有各自的生活, 却因为通过书信以奇异的方式多对方产生着影响,是共同的灵魂的共鸣拯救了对方,让人受伤的心底从绝望谷底心生美好希望,因为爱情并不是在乎物质,也不在乎地域,在乎的是彼此灵魂上的共鸣。遇见你,才是人生中美丽的意外。

         家,永远是心灵的归属,而我们似乎都不太在乎这种归属感,于是有些人成为了北漂,有些人成了南漂,有些人想全力摆脱家长的束缚,有些人出了国门,便不再回来。电影里的娇爷和大牛都是这种人,他们因为家庭的遭遇,而选择了远离家乡,流离国外,现实的压力需要他们放弃归属感,做一个只为了生存而生存的人,于是他们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,在外人面前伪装自己,直到一封信打开了彼此的心门。人在陌生人面前才容易透露自己的心声,书信成为了他们在外漂泊的这段生命里,内心唯一的慰藉。

影片里波叔经典的说“ 人, 生来孤独”,电影中的娇爷和大牛也是如此,身处在繁华都市,人来人往,可内心不曾有人陪伴,都说狂欢,是一群人的孤单,越是喧嚣,越是孤独,他们只有通过书信去释放这种内心的压抑,而书信过后,孤独依旧。

你们若恰好路经查令十字街84号,代我献上一吻

能有你这样的人存在于这个世界,

每个人都很孤独,在人的一生中,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理解---话剧《柔软》

   弗兰克死后,汉芙第一次来到查令十字街84号,走进即将被拆迁的马克思与科恩书店,距离她第一次给这里写信,已经过去了二十载,隔着时间的长河,她与弗兰克深情对望。

罗大牛(吴秀波饰)则生活在洛杉矶,是一位房地产经纪人。姣爷分别与学霸(陆毅饰)、富豪(王志文饰)和诗人(祖峰饰)开展一段无果的感情。Daniel则与两名外国女子谈情,并惨遭抛弃。

或许在浮躁、喧嚣的现实中,需要慢下来,才能体会爱情,了解感情的真谛,写信本就是一种古典的浪漫,一种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的默契。

汉芙性格直爽、活泼喜爱调侃,在信笺中经常不拘一格地拿书商弗兰克开玩笑,刚开始还称呼“先生”,然后是“阁下”,最后甚至直呼其名。从沃尔顿的《五人传》到利·亨特的《牛津诗集》,20年间,弗兰克带给汉芙很多意外惊喜,同样对古籍的痴迷与热爱,让两人冥冥中成为最为默契的“精神伴侣”。

自此,两个热爱书籍的人开始了长达20年的书信来往。二十年间,与德尔先生及书店其他人的通信来往,成了汉芙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直到一九六九年一月,汉芙得知德尔先生的死讯,体内像被掏空了,她将这用丝带束成一小扎的信送到出版商的手中。

悄悄唤醒我沉睡心底的喜悦,

  “你看过海鸥捕食么,一群海鸥绕着海岸飞啊飞啊,看准了水下的鱼,收了翅膀,一猛子就扎下去,那样子,根本就像寻死。自由落体似的掉进水里,不管不顾,就如同爱情,只不过,有的满载而归,有的,一无所获 , 我曾经也想过一 了百了,影片中汤唯饰演的娇爷,15岁就随父亲移民到澳门,从此在赌城安家,并成为赌场公关。因为父亲早年的不顺,她成为了拿着砍刀的叛逆的“姣爷”,成年后在赌场浑浑噩噩、躲债奔逃的日子。

让我开始有些期待这个世界,

  虽然曾经的查令十字街84号变身为了餐馆。但英国文学,古本图书,伦敦巷陌,书中的这些话题仍不断激起后来者爱书者的思念和共鸣。每年都有世界各地的书迷到伦敦查令十字街朝圣,渐渐地,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成为全球爱书人之间的一个暗号。

其实我们差不多,

人来人往时间在奔流,

不算好也不算坏的生活

英国是汉芙魂牵梦系的地方,从一九五〇年开始她屡次想去,但都因无川资而未成,直到一九六九年一月。纽约的冬天特别冷,她如往常一样在晚上六点从图书馆返回家中,从一堆账单之间,有一封薄薄的蓝色的从Marks&Co寄来的航空信,汉芙并未太过在意,夜深人静捧杯独坐时,她才打开此信,这一夜,她再没睡着,因为信中的消息,就是德尔的死讯……

我亏欠它良多。。。。——海莲·汉芙

原作介绍

本文由金钥匙高手论坛发布于世界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金钥匙高手论坛您自己是或不是高出在这里查令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